四面楚歌, 留给红富士苹果的时间不多了?

红富士苹果是一个对世界苹果发展有深远影响的苹果品种。

1939-1941年,日本用美国选育出的“国光苹果和元帅苹果”为亲本进行杂交,选育出了富士苹果。

后来,日本又从富士苹果的芽变品种中选育出了易于着色的富士品种,即为如今的红富士苹果。

1966年,我国开始少量引入富士苹果;1980年引入了红富士苹果。

至今,富士苹果已经有80多岁的高龄;红富士苹果引入我国种植也已经有40年的时间了。

红富士苹果刚刚引入我国后,就以“味甜爽口”、“个头大”、“外观美”、“高端大气”、“产量高”、“品质稳定”、“晚熟”、“耐贮藏”等特点力压群雄,迅速在我国推广开来,成为了我国栽培面积最广、总产量最高的主流苹果品种。

同时也淘汰了国光苹果、元帅苹果等众多的苹果品种。

没有人敢质疑红富士苹果的优良特性。

以前的红富士苹果是水果中的“霸主”,也是烟台、洛川等苹果主产区的摇钱树,但如今红富士苹果这个“霸主”面临的危机越来越大了,几乎已是“四面楚歌”,不少人直呼“留给红富士苹果的时间”不多了。

为什么会这样呢?

红富士苹果的第一大危机

以前种植红富士苹果主要是在烟台、威海、洛川等几个红富士优生产区,当时的红富士苹果还没有在全国“泛滥”,产量相对较少,所以价格也比较不错,果农的收入有保障。

但如今,红富士苹果的栽培区域已经扩大至全国了,从南到北、从东到西,到处都有大量的红富士苹果被种植。

红富士苹果的产量也已经突破了近3000多万吨。仅仅是每年进入冷库贮藏的红富士苹果都已经有了1200多万吨。

大量的红富士苹果涌入市场,导致了红富士苹果面临产量过剩的危机。

2020年/2021产季,冷库红富士苹果经历了一段“卖不动货”的尴尬局面,大量的红富士苹果囤在冷库中,最后只能低价清库存,囤果商赔了一个底朝天。

“产量接近过剩”已经成为了红富士苹果的第一大危机。

红富士苹果的第二大危机

以前的红富士苹果的收购价格相对其它水果来说是比较高的。

但目前,红富士苹果的收购价格不高了,可它的零售价格反而相对其它水果来说比较高了。

产地收购价格2-3元/斤的优生产区的红富士苹果,在零售端通常要卖8-10元/斤。要知道猪肉的价格也就20-25元/斤,一斤苹果都赶上半斤猪肉了。这在很多老一辈人看来,是不可想象的。

原来红富士苹果仅仅是一个大众水果,如今卖这么高的价格,消费者怎么可能像以前那样大量的消费苹果呢?

很多做红富士苹果生意的人还天天在宣传“一天一个苹果,医生远离我”。以目前零售端的苹果价格,能舍得“一天吃一个苹果”的消费者又有多少呢?

当然,如果仅仅是零售端红富士苹果价格高,也不能说是红富士苹果的危机。红富士苹果的第二大危机是“零售端苹果价格越来越高,产地苹果收购价格反而逐渐不景气”。

也就是说,零售端卖出了较高的价格,但这个较高的利润都没有真正转移到生产者身上,中间环节都给吃掉了。

这样长久下去,自然会导致消费者吃苹果的数量越来越少,大量的苹果难以卖出去,只能有少量的优质苹果才能走向消费市场。卖这类优质的苹果能让零售商获取较高额的利润回报,但对于果农来说,将有大量的中等档次的红富士苹果产量被“淘汰”掉。

在这样的趋势下,非优生产区的红富士苹果恐怕会遭遇一次价格危机。

红富士苹果的第三大危机

以前的红富士苹果是“摇钱树”,如今的红富士苹果已经是“要钱树”。

红富士苹果在种植过程中,为了追求完美的外形、较高的产量、较大的个头,通常要用大量的农资,也需要进行套袋、摘袋、铺反光膜等繁琐劳动。

除了农资本身的成本外,干这些活还需要大量的劳动力。

但是眼下,农资的价格正在逐渐走高,而劳动力成本走高的趋势更是不可逆转。

说白了,就是能干农活的人难找了。

现在仅仅是给红富士苹果套袋,有些地方招工都已经开价到400-500元/天的工资了。仅仅是套袋、摘袋的成本就非常高。

红富士苹果的生产方式如果不进行变革的话,生产成本逐渐会越来越高,这个趋势很难逆转。

日渐高昂的红富士苹果生产成本已成为红富士苹果的第三大危机了。

红富士苹果的第四大危机

如果是在80年代、90年代,好苹果指的就是“个头大、颜值高、甜度高”的苹果。眼下,大多数红富士苹果收购商也是按这个标准来收购的。

但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。

对于年轻消费者来说,“个头大、颜值高、甜度高”的苹果未必是他们眼中的好苹果。

像新西兰苹果在研究我国苹果市场时认为,个头中等偏小的苹果更能受到年轻消费者的追捧。

而实际情况也是如此。

新西兰苹果在我国已经成为了高价苹果的代表,苹果往往都是按个在卖,一个能卖10元多,他们推向市场的苹果大多数都是个头偏小的。新西兰苹果的个头普遍要比红富士苹果的二级果个头还要小。

红富士苹果时至今日还是把“大个头”的苹果当成生产趋势,费尽心思地去研究怎么把苹果的个头变大,恨不得把苹果变得跟小西瓜一样大。

当然,在众多收购商眼里,大个头的苹果就是好。这已经形成了一个行业共识,很难改变。

但这个行业共识已经与部分年轻消费者对苹果的认知脱节了。

“彼之蜜糖,吾之砒霜”。

你认为再好也没用,一些年轻消费者已经开始对大个头的苹果“嗤之以鼻”了。

没有跟消费趋势与时俱进,是红富士苹果将要面临的第四大危机。

红富士苹果的第五大危机

以前在北方,对于大多数普通家庭来说,到了冬天,红富士苹果是冬季少有的水果。

红富士苹果耐贮藏,而且晚熟,烟台在10月中下旬以后才会采收,然后慢慢囤起来卖。到了春节的时候,一般能卖个好价钱。

因为以前在北方春节能吃到的水果是非常少的,红富士苹果是为数不多且高性价比的选择。

但如今水果市场上的水果已经快要“不分时令”了。

无论是冬天,还是夏天,你想吃什么水果,只要肯花钱,基本上都能买到。比如西瓜,如今在冬天也能吃上夏天的西瓜

春节前后,再也不是红富士苹果的天下了。

从大商超到小水果店,一到春节前后,满眼都是大量的柑橘类水果、进口水果,价格甚至要比红富士苹果还要便宜。

在春节档热销的水果中,红富士苹果显然已经没有什么热度了。车厘子、砂糖橘、蜜桔、榴莲等水果成为了如今水果超市中的明星水果。

水果竞争压力越来越大,是红富士苹果的第五大危机。

如何面对这些危机呢?

在“四面楚歌”的情况下,红富士苹果要“开启死亡倒计时”了么?

的确,留给红富士苹果的时间不多了。

但这样的危机恰恰也是一次红富士苹果涅槃重生的机遇。

如何应对这些危机呢?

主要是通过市场的调节,继续改善优生产区的种植,减少非优生产区红富士苹果的产量。然后,改变红富士苹果的生产模式,比如逐渐转换追求“大个头、高颜值”苹果的种植思路。推进免套袋、免铺反光膜等新的栽培方式,以降低红富士苹果的生产成本。

其实这些东西很多人都在做,但仅仅是要求果农去做。

实际上,红富士苹果的危机是整个红富士苹果销售链条的全面危机,种植红富士苹果的果农只不过是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罢了,最先承受了损失。

但要改变,就必须整个红富士苹果生产销售链条一块改变。

一个是主动改变,另一个则是被动接受市场的调节。

红富士苹果的大变局估计不远了。

posted on 2022-09-20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栏目导航

盈彩快三平台,盈彩快三官网,盈彩快三网址,盈彩快三下载,盈彩快三app,盈彩快三开户,盈彩快三投注,盈彩快三购彩,盈彩快三注册,盈彩快三登录,盈彩快三邀请码,盈彩快三技巧,盈彩快三手机版,盈彩快三靠谱吗,盈彩快三走势图,盈彩快三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盈彩快三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